羽团叽

看了好几遍原文,那个结局总膈在心里,最后终于忍不住自己动笔了。

之前的被封了……重发

寒衣调-温文尔雅

寒衣调-温文尔雅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记先生

春秋罪,霜鬓风雪绘
祸福矣,九死未曾悔
肩上千斤重担,不言累
老骥伏枥  壮志未遂
癸未岁,九重尤寒危
霍疫起,天下民为贵
十年寒霜磨剑,为了谁
长路漫兮  千山万水
年华似流水,长街灯火蕤
夜空寂,是为谁憔悴
地动山河摧,社稷恸哭悲
凄风吹,风干了谁眼泪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前段时间画的,其实没画完,然后就送人了😂

突然想起一种说法,当年哲欣本欲与渝殇共享河山,然而渝殇想一家独大。然后……然后就没然后了,一人荣登大宝大权在握,一人……就如同小说中企图在盛世王朝叛乱的人一样……湮没于时光……

再虐的文,都虐不过事实…

昔年逝

《南柯一梦》昔年逝
办公室里,风耀灵难得出了会儿神,抱着杯子站在窗前望着天边如同鲜血的晚霞,莫名地感觉烦躁。
秘书走进来,看着窗前纤瘦的背影,踌躇了一下,唤道:“风仲丞……”
“怎么了?”风耀灵回过身,就看见秘书满脸的悲戚,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“刚刚17号传来消息,堇年先生,殁了……”
“你说什么?”风耀灵怔怔地看着他,声音沙哑缥缈得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,手里的玻璃茶杯似乎握不稳一样滑落到地上,一声脆响,红木地板上洇开大片褐色的水迹。
“嘉毓先生呢?”似乎是被碎裂的声音惊醒,她又变回了那个端方优雅的第一仲丞,“消息先不要传出去,阿叶知道了吗?我们先过去。”
秘书应了声,一边让人进来打扫,一边安排出行的司机,出行要低调,就不用车队了,反正仲丞也经常去17号,不会有人起疑的。
天色已经暗下来了,暗红的云霞还残留在天边,园里的路灯亮起,照亮了脚下汉白玉铺就的道路。
17号风耀灵常去,从青年时期到如今年近耳顺位居副国。可不管来了多少次,风耀灵一直都觉得这17号就是一个家,温馨,温暖。
然而今天踏进这座宅邸,却再也没有曾经的感觉,有的,只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一个家是有灵魂的啊,而如今,这个家一半的灵魂已经死去,另一半,又能独自支撑多久呢?
进了门,就有红着眼睛的警卫员领着两人过去,只哽咽着道,“还在卧房里,嘉毓先生不让动。”
不大的卧房里布置简洁,也没有多少人。警卫和暗卫都在门外,房间里只站着几个人,叶修远,冼家姑娘,玥玥,两个孩子都默默地站在叶修远身后抹眼泪。
姬嘉毓坐在床边,淡灰色的床上躺着他半生的爱人和搭档,就那么安安静静地躺着,脸上还带着温柔的微笑,他们的手还握在一起,如同每一个清晨或是午后,那人赖在床上装睡不肯起来,却拽着他的手不松开。
“先生。”风耀灵上前,低声唤道。
姬嘉毓抬头,看了看房间里的几个人,看到躲在父亲和伯父背后无声哭泣的孩子,看到坐在轮椅上红了眼睛的叶修远,他记得他是个很优秀的孩子,原本他们选定的人是他,可是天有不测风云,一场车祸差点毁了他。
看到叶修远旁边端肃的女子,那是那孩子的妻,一个很好很好的孩子。他记得那孩子本来是做老师的,后来修远出了事,这才义无反顾的投身政治,她也做得很好,比他们都要好。
他还记得他们青年的时候,只要在京,就总是到这里来。那时耀丫头就总是缠着他俩讲以前故事。现在孩子们都长大了,他们也活得够久了。
“你们都来了。”姬嘉毓看着他们,露出一个微笑,一如既往。
“先生。”风耀灵又唤了一声,声音哽咽。
“没什么可难过的,我们已经活得够久了。你们如今都做得很好,比我们都要好,我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。都说人到七十古来稀,我们这都一百多岁了,也看到了未来的希望,知足了。”
“先生……”风耀灵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,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唤着。
“都出去吧,我想一个人陪着他。”姬嘉毓摆摆手,“他一个人先走了,路上会很寂寞的,他向来怕寂寞,我得陪着他。”
看着几个人红着眼睛退出去,掩好了门。姬嘉毓整理好两人的衣服,慢慢地躺到床上,在妫堇年身边并排躺好,十指紧扣,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。
那双清亮了一辈子的眼缓缓闭上,左手软软地落在淡灰色的床单上。
站在门外的风耀灵突然觉得这座园子就突然像是死去了一般,尽管灯火通明,却没有一丝生的气息,只有,寒冷的,死寂。
于是,向来端肃温雅的第一仲丞,突然就泪如雨下。

那我也备个档好了

@一颗守护维尼的小心心❤ 自取
耀之
敏之
青华
姜奚
霜翎
曦昭
淏陵
排名分先后,是谁自己猜
(想了一早上,才想起姜奚是谁的我……)